全世界都想宠我 番外1 一口小甜饼(新婚夜)

更新:10-18 21:23源站:大小说

大殿中。

秦隽词单膝跪地,一身鎏金白军装,他将右手拢成拳贴服于左肩,微垂着头,就像自愿被驯服的猛兽。

南砚头戴沉重的王冠,披着绛红的皇袍,领子边镶着一圈雪白的绒毛,簇围着他白皙的下巴。

他一步一步走下王座,长长的皇袍下摆拖曳在台阶上,连绵得宛如山河长卷。

灿烂的阳光透过圆顶窗,照进大殿,在南砚的黑发上氤氲着一匝浅淡的光圈,他的每一步都会带起微小的气流,拂动光尘,浮光掠影。

南砚走到少将的身前,弯腰为他披上绶带。

一切都那么的安静,却安静得隆重而盛大。

秦隽词珍重地接受着这场授勋仪式,以忠诚起誓,永远驯服。

但他不可能驯服。

因为他是那样想亵渎面前这个为他授勋的小君主。

秦隽词低头看着自己肩上垂下的金色绶带,轻笑一声,就那么忽然地站起身,将诧异抬眼的南砚一把拥入怀中,紧搂住他的腰,低头吻他的唇。

——他为一声呼唤折腰,也将为一心私欲犯上。

结婚当天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穿婚服,因为南砚有加冕礼,秦隽词有授勋礼。

等结束一天的婚礼、加冕礼、授勋礼,南砚已经累得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了。

一回到寝宫,他就躺倒在大床上,连王冠都歪斜了,咕噜噜地滚到了枕头边。

秦隽词却轻轻推了推他:“阿砚,别睡,今晚可是我们的新婚夜……”

新婚夜,不干点什么怎么行?

“唔,困。”南砚闭着眼睛,迷迷糊糊地咕哝了两声。

秦隽词却直接抄起他的两条小细腿,竟然直接把他打横抱了起来!

南砚猝不及防,被那一刻的悬空感吓了一跳,下意识就紧紧攀住了秦隽词的脖子,但发现只是虚惊一场后,没几秒又昏昏欲睡了过去。

秦隽词把南砚抱到衣帽间,眼神不禁闪了闪。

衣柜上嵌着一面全身镜,南砚半梦半醒间,只觉得自己好像被光溜溜地按在大镜子上,背后一片冰凉凉的。

他下意识轻轻挣扎了两下,好像有什么衣服正在往他身上套,质感纱纱的。

他困得站不住,靠着镜子身体软得往下滑,却又被一双大手捞起来,继续穿那纱纱的衣服。

南砚睡不舒坦,皱着眉毛睁开了眼睛,却发现秦隽词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身白西装,而他自己……竟然穿着婚纱!

秦隽词见他醒了,勾了勾唇角,直接一把抱起他,把他拦腰扛到肩上,走向大床。

南砚的睡意一下烟消云散,睁大了眼睛。

秦隽词让他坐上床,又把他掀翻,南砚身子后仰,重心不稳,摔了个人仰马翻,但是大床很软,一点也不疼,只是撞得脑袋有点懵懵的。

婚纱下摆长得落到脚踝,裙摆蓬蓬的,南砚却感到下面一阵凉飕飕的……他下面居然光溜溜的,什么都没穿。

南砚有些不好的预感……

果然,秦隽词的目光滚烫又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裙底,一寸寸地扫视他那里,简直像饿虎一样眼光发绿,好像下一刻就要把他生吞了!

南砚腾地红了脸,羞愤地夹紧 双腿,用手压住裙摆往后退。

秦隽词轻易地抓住他纤细的脚踝,把南砚往自己的方向拖。

“秦……秦哥!”南砚轻叫一声,脸颊发烫,“我们儿子呢?今天还没喂他,先把儿子抱过来吧……”

“不用管他,他喝过奶粉了。”

秦隽词嗓音微哑,他看着南砚一身婚纱的样子,目光都粘在了南砚身上,喉结微微滑动了两下。

秦隽词握着南砚的脚踝,分开他的双腿,将他的腿高高架到自己的肩上,婚纱裙摆一下就被掀翻

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每日更新,超千万阅读,起点大神小说:
万族之劫:https://www.33991.net/WanZuZhiJie/
武炼巅峰:https://www.33991.net/WuLianDianFeng/
大奉打更人修罗武神剑来元尊
长夜余火白骨大圣我在大唐有后台